您当前位置: 首页  /  府谷姓氏

府州折氏始祖考

      折武彦 魏二保

府州折氏始祖有两种说法,一是认为折宗本是始祖,一是认为折华是始祖。

《折继闵神道碑》云:“臣谨案折氏自唐末世有麟府之地,初宗本为唐振武军缘河五镇都知兵马使,其子嗣伦为麟州刺史孙从阮,从阮子德扆相继据府谷,五代周以为永安军节度,捍蔽戎虏历世賴之。”折继闵碑,是其孙折可求得徽宗许可后,于政和末年刻立的。碑文溯及先祖为宗本,有人认为宗本就是府州折氏的始祖。《刺史折嗣伦碑》云:“祖讳华,云中人也……。”又云“自武德中……诏府谷镇遏使。”嗣伦是宗本的儿子,华是嗣伦的祖,那么也是宗本的先辈,所以,认为华是府谷折氏的始祖。但“自武德中……诏府谷镇遏使”一句话使华变成了唐初的人,折氏二百七十年前的远祖,让人有天方夜谭的感觉。把华说成唐初的人,是不符合历史实际,以讹传讹的误导。如果认真分析折氏家族世系,分析碑传志对折氏重要人物祖籍问题的提法,华是嗣伦的祖父显而易见,顺理成章是府州折氏的始祖。

一、折华从云中迁入府谷,称“云中人也,”是天经地义。但他如果从唐初迁入府谷后,他的子孙在府谷繁衍生活了二百七十多年,有十多代了,如折从阮唐末五代人,仍称云中人,让人觉得疑窦丛生,扑朔迷离。有人说府谷历史上属云中郡,折氏称自己是云中人是以历史地域习惯说的。实际情况是府谷历史上从来没有归属过云中。秦汉时期属太原郡,古并州地。隋属山西楼烦郡,唐属岚州。就说麟州也没有归属过云中郡,汉时麟州属五原,西河二郡,隋唐属银、胜二州。所以折华不是唐初迁来府谷,而是离从阮很近的先祖。

二、《折继闵神道碑》追溯的是六辈先祖折宗本,《刺史折嗣伦碑》按世系追溯到先祖华。按照中国古代碑文旧俗,碑文是要寻求一位功勋卓著,名垂千古的祖宗。折嗣伦碑文寻的是魏孝文皇帝,没必要再去寻折华。知道,为折嗣伦树碑立传的是他的儿子从阮,以他的身份,他不会把十多代,二百七十年前的镇遏使老祖捧出,抬高身价,彰显门第。

三、《刺史折嗣伦碑》残缺殊甚,我认为完全以碑为历史事实根据,有时候就会出现牵强附会。比如说,碑文武德中三个字后,中间缺文很多,硬把诏府谷镇遏使移到一起谓府谷折氏起于唐初,就出现了上述前后矛盾的问题,真是匪夷所思。

四、有关折氏的碑文,史书,提到折华是称“云中人”,提到其他折氏人士说“世居云中”、这就更进一步证实了折华是府州折氏从云中迁来的第一人。如《刺史折嗣伦碑》介绍折华的时候说:“祖讳华,云中人也……。”《旧五代史》《折从阮传》介绍从阮的时候云:“代家云中,父嗣伦,为麟州刺史”。《大平寰宇记》《府州》条云:“府州本河西番界府谷镇,土人折大山,折嗣伦代为镇将。”即折宗本、折嗣伦土著府谷镇人。《宋史》《折德扆传》云:“世居云中,为大族。父从阮。”

《刺史折嗣伦碑》中,提到华受诏任府谷镇遏使应该是真的,但不是武德年间。府谷文管所收藏的一块墓志石,碑文标题为《唐故河东郡卫府君墓志铭》。志主卫嘉进,唐宝历二年(826)卒于家,其妻李氏大和二年(828)去世,子孙将其夫妇合葬于府谷镇北二十里端正烽之左麓。此碑证明府谷唐大和年间已设镇,比李克用中和四年收录太山公在账下,以其地为府谷镇,早五十六年。折嗣伦生于862年,他的祖父如果大于他40岁以上,那么应该生于822年以前,822年以前是唐元和年间,如果他的祖父生于这个年间,到武宗中已超过二十五岁,武宗中府谷已设镇十六年多。华武宗中诏府谷镇遏使是完全可能的。华曾任府谷镇遏使年龄、时间、历史背景等细节可以与碑文吻合,折华是嗣伦祖父,是府州折氏始祖的说法,还是能够站住脚的。

折华是受诏,从云中来府谷出任镇遏使,不是相中孤山风水宝地,白手起家后以土豪身份出任镇遏使。折氏从唐武宗年间任府谷镇遏使扎根府谷,经五代、北宋经营府谷近300年。为自己家族,为土瘠民贫人稀的府谷百姓营造出生存繁衍的空间。以小博大把弹丸一隅,建成北宋王朝铁打营盘,砥柱中流。可以说折氏家族生活在府州,为府谷历史增添了光彩照人的篇章。


微信扫一扫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