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首页  /  府谷姓氏

漫谈府州

      府谷报

府谷建州,那是五代,北宋年间的事。

唐末,天下离乱,少数民族首领李克用以助唐镇压农民起义军有功,封河东节度使,进爵晋王。其势力达麟、胜州。当时,早已徙居黄河西岸的麟州以东的“云中大族”折氏,有名嗣伦者,号太山公,在当地居民中很有威望,“人争附之”,因而形成一股新的地方势力。李克用初到河曲地区,为加强势力和扩大地盘,拉拢豪强,“知太山公可以附事,收录帐下,凡力所不能制者,悉命统之。而能辑睦招聚,横悍西北二虏,封上柱国,以其地为府谷镇”。折嗣伦因乱而兴,初为府谷镇将,后为麟州刺史。

五代后唐天佑七年(910),李克用之子李存勖“以代北诸郡屡为边患”,升府谷镇为县。明年(911)升建府州“以扼蕃界”,并以嗣伦之子折从阮为州刺史。府谷建县升州,缘于折氏。五代时期,中原政权更迭,折氏顺应政治形势,不断改换门庭,守住府州地盘不放,使府谷也由镇升为县,为州、为军而至节镇。

960年,陈桥兵变,赵匡胤称帝,建国号为宋。折氏即归于宋。建隆二年(961)折德扆入朝,“陈太原可取状”。宋太祖为了牵制和防御契丹和北汉的进攻,对于折氏给予优厚赏赐,并允诺“尔后子孙遂世为知府州事,得用其部曲,食其租入”。事实上确认了其近乎藩镇的地位。

从五代折从阮任府州刺史,到北宋末折可求降金,府谷设州218年。府州折氏七代十四人连任府州知州。他们依次是:折从阮、折德扆、折御勋、折御卿、折惟正、折惟昌、折惟忠、折继宣、折继闵、折继祖、折克柔、折克行、折可大、折可求。如果从唐末折宗本算起,到南宋,折氏经历了十一代,拥有十多位将领。折从阮前有折宗本、折嗣伦。折克行后有折可适、折彦质、折知常。时间长达三百多年。历史学专家李裕民先生说:“十一代为将,这不仅在宋代是绝无仅有的,在中国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,折家将堪称中国第一将门世家。”

府州地域宋初比较大,包括唐龙镇,紫河镇。即今准格尔旗东部大部,和林格尔南部一小部分。太平兴国四年,唐龙镇隶麟州新秦县。紫河镇后被辽占领。

府州东以黄河为界,现北部的古城,哈镇,庙沟门等宋时属丰州。西部和现在神木,府谷县界大致相同,南部至现在神木的马真。

北宋时期,府州下辖一县,即府谷县,县孔目主事。

五代、北宋时府州城的遗址,就是现在的老城。“城险且坚,东南各有水门,悬崖峭绝,下临大河”。“城险且坚,东南有水门,崖壁峭绝阻河”。既悬崖峭壁,面临大河,又有古代建筑遗物,只有老城是这样。

“后唐庄宗天祐八年…以府谷县建府州…寻以契丹与小蕃侵扰,移州于留得人堡,即今州理是也”。这段文字告诉了两条信息,一是天祐八年府谷县建州,将州府移于留得人堡,二是留得人堡就是五代北宋时州衙所在地。

有人说杨瓦遗址是《折继闵神道碑》中提到的北城遗址。也有人认为老城北门城遗址是《宋史·张旨传》中提到的外城。杨瓦遗址是北城,是戴应新老先生考察府州城遗址提出的看法。一段时间我也相信了这种说法。后来搜集庆历二年府州城保卫战资料时,我怀疑了这种推断。李元昊围攻府州城时,有十万之众,而当时府州只有6100名官兵。李元昊为什么只攻老城的南门、北门、西门。不去攻杨瓦北城,不去攻外城?北城、外城对李元昊十万兵力来说,攻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攻破北城或外城既可以获得粮食、人口,又对折继闵是一种威胁,为什么不为呢?那只有一种可能,杨瓦北城,所谓外城当时就不存在,那是后人的一厢情愿。《折继闵神道碑》中曾描述,朱衣白马者,被继闵应弦洞胸而殒,元昊遂引兵逾岭而西,众稍引却,是夕遂遁。老城西就是杨瓦,杨瓦当时就是岭,不是什么城。那么杨瓦城遗址又做如何解释呢,它很可能是秦王政二十一年置榆中县城遗址。至于外城那是折继闵于府州城保卫战后,安排以避兵流散的一万多人口而建的堡寨。北城、南城都在老城,因修建时间不同而有不同称呼。

北宋庆历年间,府州堡寨有16座。李元昊寇府州,攻城不能克,引兵屯琉璃堡(今神木东北)。“然夏人犹时出抄掠,亢以州东焦山有石炭穴,为筑东胜堡(今黑山);下城旁有蔬畦,为筑金城堡(今府谷镇张家塔东北营墙峁);州北沙坑有水泉,为筑安定堡(今沙墕村南);置兵守之。”就是这一年,“不逾月筑清寨(今府谷镇赵家石堡附近)、百胜(今孤山镇刘官畔与府谷镇杨新庄之间的古城墕)、中候堡(今田家寨乡杨家湾子村附近)、建宁堡(今高寒岭)也有人认为是新民城峁、镇川(今神木七里庙附近)五堡,麟府之路始通”。

庆历五年二月,“诏筑宁府(今清水乡北部)、安丰(今黄甫镇附近)、西安(今木瓜长胜梁)、靖化(今庙沟门镇砖厂梁村)、永宁(今黄甫西南部)五寨。复筑河滨堡(今黄甫川口)以扼贼冲,人罔告劳,不日而成。”另外还有宣威砦、宁川砦、建宁堡不知建筑年代和现今具体地址的三个堡寨。嘉祐四年西安、靖化、宣威、清寨废。

据官方统计,崇宁时府州有户二千九百一十七,口六千七百二十。实际人口远比这多。北宋统计人口只统计男丁,不统计妇女。有资产的统计,无资产的流民不统计。庆历七年折继闵在府州城北安置避兵流民万人,城内原有居民三千多人,计一万三千多人,时过50年反而减少了7000多人。据估计北宋时府州人口至少在二万以上。宋初,折御卿时折家军有二千多骑兵,名虎翼军,非常强悍。庆历府州城驻汉军六千一百多人。清寨堡一千七百七十人,百胜寨一千零二十六人,中堠寨七百二十七人,建宁寨二千七百八十人。当时府州驻军合计一万二千四百多人。

大中祥符初,府州开始设管勾麟府路军马司,派汉人任军马司公事。驻麟府汉兵也称禁军,由军马司公事管理,折氏不得染指。

庆历元年府州派通判、州副职。协助知州管理州务,同时还有监督知州的职责。

府谷在唐朝时期是农业生产地域,那时已实施和耀了。《李文饶文集》卷一四论兵用要条疏边上事宜状条云:“访闻麟、胜两州中间地名富谷,人至殷繁,盖藏甚实。望令度支拣干事有才人,充和耀使。乃秋收就此和耀,于所在贮蓄。”府州前身富谷,乃政府向民间收购谷物的能够从事农业生产的可耕之地。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一五二庆历四年冬记载范仲淹曰:“麟府山川回环,五六百里皆蕃人,旧耕之地…使边户至今不敢复出。地土既荒,故粮草涌贵”。这是西夏贵族集团给麟府民众带来的灾难。

北宋时期,府州以畜牧为主。府州百姓用皮张、肉与河东交换粮食、茶、丝绸等生活日用品。玛瑙、黄河鲤鱼也是府州的特产。

北宋,府州是马贸易中心。北宋至和三年(1056),于府州所市之马一千五百匹,景佑三年与至和三年新购马数大致相同。《宋会要辑稿》之《兵二四》马政杂录条下载:“凡马所出,以府州为最,盖生于黄河之中洲曰子河汊者,有善种出。”“太宗时,折御卿进贡一马,格不甚高,而日行千里。口旁有碧纹如云霞,就名为碧云騢。宋太宗征太原往来乘之,上下山岭如履平地,上则屈前足,下则屈后足,上下坐如安舆,不知登阵高下之劳。圉人供刍栗或小倨,则嘶鸣奋跃,踶齿不已,此尤异他马也。因此,被称为御马第一”。

府州是北宋的边境,隔河与保德军相望。民用军需,都要从河东经保德军转运而来。为了便于州人与河东联系,宋初永安军节度使折德扆组织人力,在黄河上架设浮桥,连通两岸。后来河东转运使郑文宝,按照宋真宗的特命,再次营造了府州黄河浮桥。折德扆和郑文宝造的桥,是史料中记载最早的府谷黄河桥。

宋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最繁荣最发达的朝代。手工业、商业尤为突出。科技发明也很显著。活字印刷、火药、指南针都是宋代得到完善且应用于实际生活中。宋代成为我国传统文化发展的巅峰时期。绘于北宋末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生动地展示了宋代都市开封市井生活的片段。可府州地处边陲,是边防地,也是军事重镇。府州军民先是抵抗契丹,后又与西夏长期交战,最后被金所灭。府州十四位折氏知州,有十二位都经历过战争历练。其中有七位,他们一生都在为国家统一,为维持社会稳定,为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拼搏,折御卿、折惟昌病死在征战途中。

府州北宋时期战争频繁,烽火连天。特别是夏人经常入境劫掠,对府州破坏最为严重。北宋后期,赋役沉重,陕西青年三分之一被征从军。百姓常年奔波在为前线输送粮草的路上。如晋西北民众,为麟府运粮草都是肩挑、背扛,苦不堪言。

北宋时期,府州百姓,特别是折氏家族,为中原的繁荣、富裕,为国家的边疆安全稳定,流血牺牲,做出过重要贡献,应彪炳史册。

微信扫一扫关注